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简体中文 English (英语)

展览“近乎无意”囊括了艺术家郭城近年的代表性作品,以及最新创作。在郭城的雕塑与装置作品中,技术始终充当着基本原理的角色,更确切地说,它只是对程序或规律的演绎。在此过程中,技术逻辑被最大程度地简化,人类介入与物质生命之间的更迭以一种朴素的方式显现。这使得科学不再是抽象的原理,而是一种可感知的现实。郭城将技术原理、物质性、自然关系的本质袒露在观者的视野里,所凸显的是对技术决定论和技术价值的质疑。more

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简体中文 English (英语)

人工与自然常常相互对立,这里存在的是一种以人类为中心的主体观看方式。在郭城的创作中,自然以物质化、隐喻、伪造的方式出现。我们无法去清晰地界定其中的人与非人,它所提供的是一种试图超越人类纪的视角。混凝土包裹工业原件的系列作品,被郭城命名为《琥珀》。它们并不如琥珀或化石一样是大自然的造物,显然是艺术家制造。新事物产生的两种方式,与“琥珀”在语义和方法上形成了互文,它所指向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偶然。无论混凝土的内部是在散发热能,还是在静待时间的风化、侵蚀,从整体论的视角而言,人的能动与自然界的造物早已不可分割。在《临时的小器具》和《抽象神谕生成器》里,辐射粒子的撞击使器具产生了动作。这些漂浮在大气中的粒子时时刻刻包裹着这个星球,我们无法感知、无法预知,但同时也在忽略其存在。它所传递的是偶然与必然之间的悖论。

郭城在创作中将事物的随机转化为一种如实的物质自发性。通过基本规律与技术设定将人的意志与物的属性进行连结,同时在过程中将主动权让渡给物质本身以及观看对象。他或是在自然物的形态中保留人工痕迹,或是以技术手段来伪造自然。这里所隐含的是:什么主导着真与伪、我们如何去界定人工与自然。这是一种对我们如何去看待物质生命的主体视角的诘问。当人的操控、物的本质、自然的法则不再泾渭分明,才能够实现横向的、去人类中心化的观看。

less

郭城:近乎无意

“近乎无意”,展览现场

“近乎无意”,展览现场

“近乎无意”,展览现场

“近乎无意”,展览现场

“近乎无意”,展览现场

(临时的)小器具系列 No.6,2019,Arduino,定制电路,盖革穆勒管,碳纤维管,花盆,虎皮兰,仙人掌,120×110×40cm

琥珀 No.8,2020,混凝土,钢筋,定制电路,热成像摄像头,树莓派,显示器,31×31×170cm,20×20×180cm

(临时的)小器具 No.5,2019,Arduino, 定制电路,盖革穆勒管,碳纤维管,垂直绿化毛毡袋,绿箩,250×40×40cm

琥珀 No.7,2019,混凝土,陶瓷,7×10×9cm

琥珀 No.6,2019,混凝土,塑料叉,5×20×15cm

琥珀 No.5,2019,混凝土,陶瓷,4×7×5cm

琥珀 No.1,2019,混凝土,定制电路,石块,木板,190×60×70cm

抽象神谕生成器,2020,不锈钢镀钛,铜磬,木棒,定制电路,LED显示器,盖革穆勒管,210×210×14cm

琥珀 No.9,2020,混凝土,散热片,10×10×35cm

CLOSE 关闭

扫描二维码关注画廊微信公众号

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“魔金石空间”